8年任期无顾虑反贪‧阿布卡欣:尽责调查

8年任期无顾虑反贪‧阿布卡欣:尽责调查(吉隆坡)反贪污委员会主席拿督阿布卡欣获得政府给予8年的主席任期合约,以确保他可以在无畏无惧的情况下全力肃贪。阿布卡欣强调,他的8年主席合约任期,将让他可以在没有后顾之忧——无惧被排挤或威胁的情况下专心打击国内的贪腐课题。但他坦承,即使获得合约护身,他依然备受压力,但他会努力做对事情。他是一项与反贪会顾问小组成员阿尼斯尤索夫及《当今大马》时事评论员KJ约翰及总编辑颜重庆的非正式会谈时,透露政府给他一纸8年主席合约。他说,除了他之外,反贪污委员会主席的任期一般是2年。阿布卡欣原是反贪污委员会副主席,他是于1月4日在原任主席拿督斯里阿末赛益提前5个月退休之后,获委任为主席。他说,展开调查是他担任反贪污委员会主席的责任,因此,他希望人民可以理智及客观地评估他的表现。“如果我没有做到,人民可以‘打’我。他的行动将是最好的证明。”以行动证明表现询及他一个人是否可以抵挡来自首相、总检察署及各方的压力时,阿布卡欣说,反贪污委员会就好像是厨师,如果烹煮是他们的任务,他们不论身份或行动就得一致,除非有关当局改变他们的角色。他说,人们认为反贪污委员会缺乏效率,而真正的事实却是,当涉及贪污的受贿者及行贿者得到快乐时,反贪污委员却为千夫所指,成了真正的受害者。他举例说,反贪污委员会调查金钱政治时,包括去年1月的选票贪污,巫青团示威抗议,对他和调查主任拿督苏克里作出多项指责。至于去年7月发生赵明福事件,他形容是更不幸的事件,因为反贪污委员会遭到更多的批评。他说,这一切事件,特别是赵明福事件的发生,让反贪污委员会在同一个时间受到所有人的围攻,这让他们“得寂寞,没有朋友。”有关不让媒体报导贪污举报事件,阿布卡欣表示,他这幺做是有其用意,因为媒体之前的报导影响了数宗案件的调查工作,譬如对吉兰丹州务大臣拿督聂阿兹的调查才开始,媒体次日就大事报导,从而影响了整个调查。他不否认对政治人物受到调查,最终可能演变成政治课题,不过,他希望媒体在反贪污委员会找到证据前,给予他们一点空间,至少2-3天,而不是次日就把所有文件、证人等全面给报导。若拥更大扣留权效果更佳阿都卡欣说,印尼反贪污委员会拥有扣留嫌犯长达60天的权力,如果马来西亚反贪污委员会也能够这幺做,而非扣留一个人3天也得向法庭申请,他相信或许会有不同的调查结果。他说,反贪污委员会希望公众、媒体及反贪份子与他们站在同一阵线,可是,如今却是所有人与反贪污委员会对抗。他形容这种局面的出现,对人民可是最大的损失。盼公众合作一起反贪他坦承,赵明福事件的发生是反贪污委员最黑暗的事件,对他而言,他只希望这起事件不曾发生。询及反贪污委员会如何面对公众对存在已久的体制包括总检察署及总警长没有信心的局面时,阿布卡欣说,反贪污委员会除了必须让人民清楚知道现实情况,也必须让人民知道反贪污委员会正在改变,是真正而不是做戏的改变。他强调,贪腐牵涉层面太广,如运毒、走私军火、卖沙等都是超过数十亿的案子,反贪污委员会依然得继续前进。阿布卡欣说,他与80名反贪会官员在一项交流中,得知只有少过5%的官员遇过贪污事件,但绝大部份都认为大马的贪污情况已越来越糟糕。可是,他说,除了一些严重大案需要加紧追查之外,他认为国内的贪污问题已有很大改善,这显示现实及印象并不符合。他也透露,政治献金是打击贪污的重要部份,反贪污委员会将建议制定政党法令。勿以案子没提控评分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布卡欣表示,根据法律,反贪污委员会可以扮演副检察司的角色,但负责的只是调查工作,只有总检察长才拥有起诉权。所以,他说,人民若要评估其表现,不要以案子有没有带上法庭来打分,而应该根据他的调查工作来判断。他以前贸工部长拿督斯里拉菲达的案件为例说,反贪污委员建议提控她,可是,副检察司经过进一步调查后,因为证据不足而指示不提控。结案须向委会解释当反贪污委员会与副检察司在是否起诉的决定上出现分歧时,阿布卡欣指出,反贪污委员会就必须清楚让总检察司明白他们的论据。此外,他指出,反贪污委员会所调查的案件要结案时,也必须向国会议会咨询委员会解释原因。阿布卡欣透露,由于首相署只是负责拨款给反贪污委员会,因而他们无需向首相汇报,却必须每年向国会议会咨询委员会及咨询委员会提呈报告。“所以,我们比较担心受到国会的质问。你以为,那些国会议员会不出声吗?”他说,虽然他在咨询委员会会议上也必须不停地回答问题,但他非常乐于如此做,因为这将能够让反贪委员会不会走歪。他也透露,他从即日起採纳咨询委员会一名委员的意见,在他签署的所有反贪污委员会信件上,以“持股人”而非“执行者”的身份签名。另一方面,阿布卡欣指出,没有公开卖沙舞弊案所逮捕人数时,交代逮捕的日期,是反贪污委员会犯下的错误,以致人们以为所有逮捕都是同一天在雪兰莪州进行。事实上,他指出,反贪污委员会早于之前一週前在柔佛及槟城等地展开逮捕行动。至于卖沙案被政治化,他表示,那是因为反贪污委员会欲逮捕雪兰莪州行政议员耶谷士巴里时,对方通过媒体大事渲染为调查他去中国的事情,才迫使他们不得不发表声明。举报普缇犹如搬石砸脚阿布卡欣表示,他真的是在从麦加回国后,才知道反贪污委员会官员举报泰国法医普缇涉嫌藐视法庭的事。他不讳言,这事件对反贪污委员会来说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他在获悉官员举报普缇之后,曾询问总检察长,获告知反贪污委员会所有官员都有权力向警方报案。虽然如此,他表示,他当时不在国内,这名官员既然是以反贪污委员会官员身份报案,至少应该咨询上司的意见。此外,他也感到不解的是,这名官员为何举报普缇,而不是《公正之声》(人民公正党党报)。雪前任现任大臣案查毕反贪污委员会已完成对前雪兰莪州务大臣拿督斯里基尔、现任雪兰莪州务大臣丹斯里卡立和前旅游部长拿督斯里阿查丽娜涉嫌舞弊的调查工作。反贪污委员会主席阿布卡欣拒绝透露是否在调查报告中建议提控,只表示在等待总检察长作出决定。他说,在新的委员会及条例下,若总检察长没有于6个月内採取行动,他们就得向反贪污委员会的顾问咨询委员会作出解释。他强调,在涉及人民利益的课题上,只要完成的调查,就应该直接公布,包括交代案件已交由总检察长决定是否提控,或是案件宣告结案,此举旨在让人民知道反贪污委员会做了些甚幺。他也希望总检察长能够儘早对上述案件作出决定,以恢复公众对反贪污委员会的信心。 · 2010.02.11 上一篇: 下一篇: